中国江西网萍乡频道
集团报刊江西日报 信息日报 江南都市报 新法制报 大江网 新参考文摘 赣商杂志 都市家教 报刊精萃 地市频道南昌 九江 景德镇 赣州 新余 上饶 吉安 抚州 宜春 萍乡 鹰潭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萍乡频道  >  文化萍乡  >  萍乡党史
《红岩》“华子良”的真实人生
2019-07-07 16:37:38    来源:萍乡日报
编辑:陈成    作者:朱隆起
字体:   | 萍乡论坛 | 评论(
新闻热线:0799-6321110
新闻热线:0799-6321110  QQ爆料:173516917  短信(微信)爆料:13767890011

  朱隆起

  《红岩》是大家非常熟悉的一部作品,里面“华子良”事迹突出,个性鲜明,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而书中的“华子良”确有其人,他的真名叫韩子栋。近期,笔者查阅了韩子栋的有关史料,整理还原“华子良”依靠信仰力量和使命担当筑起的真实人生。

  在狱中以“疯老头”身份作掩护

  韩子栋(1908-1992),原名韩国桢,山东阳谷人。1930年,他从老家到北平求学,因家境贫寒,只好半工半读,一边在春秋书店打工,一边在中国大学经济系听课。1933年1月,他加入中国共产党。

  由于韩子栋有学生的公开身份,不久便奉命打入国民党特务组织“蓝衣社”当卧底。不到半年,他因人告密被捕。国民党机关对这个钻进他们阵营的红色侦察员恨之入骨,对他严刑拷打,妄图从他身上打开缺口,可韩子栋坚贞不屈,严守机密,使特务无计可施。于是,国民党当局将他列为政治犯,判处无期徒刑。抗战爆发后,特务机关将他迁徙数省,先后在北平、南京、汉口、湖南益阳、贵州息烽等秘密监狱关押。

  1946年7月,息烽监狱撤销时,韩子栋和中共四川省委书记罗世文、中共川西特委军委委员车耀先等70余名政治犯,被转送到重庆白公馆看守所。狱中党支部商议决定,尽可能集体越狱,实在不行,不论谁有机会,争取单独逃出,以尽早将他们被秘密囚禁的消息透露出去,争取到合法的营救。

  此时,韩子栋已被关押了12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狱友。为了不暴露身份,他开始在狱中变得神情呆滞,蓬头垢面,不论刮风下雨,总在白公馆的放风坝里小跑。特务看守员认为他是被关押得时间久,变傻变疯了,就叫他“疯老头”。其实,韩子栋才38岁,还经常随看守员去磁器口镇上买东西。然而,他内心深藏共产党人的信仰力量是国民党狱官所无法理解的。

  到了1947年,国民党开始不断秘密杀害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形势变得越来越严峻。狱中党组织研究决定,让最有条件出逃的韩子栋先行逃出去,并指示逃出去后,决不能与重庆组织接触,一直朝北走,走到解放区,向党组织报告这里的一切,揭露国民党反动派残酷迫害、虐杀爱国者的滔天罪行。

  越狱后历尽艰险回到解放区

  时机终于来了。1947年8月18日,韩子栋被派出随狱官卢兆春到磁器口买蔬菜和食物。完成采购任务后,卢兆春到货主家打牌,而韩子栋照常坐在门口的石坎上。当卢兆春玩得高兴的时候,韩子栋走到他身边报告要去方便一下,卢兆春毫不在意地挥手同意。于是,韩子栋不慌不忙地走了出去。他并没有去厕所,而是加快步子直奔磁器口河边,过了嘉陵江,当即隐没在大巴山脉的崇山峻岭之中。

  他严格遵守狱中党组织的规定,昼伏夜行,风餐露宿,不向任何人问路,也不向任何人讨食物,饿了就在乡下还没有收尽的红苕地里找红苕吃,或者吃野果和其他能吃的东西,一直朝北斗星方向在大山中盘走。

  韩子栋怀着狱中党组织嘱托的使命担当,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和体力,穿越大巴山,翻过巫山十二峰,又经武陵山进入鄂西襄阳,越武当山、大别山,来到南阳,再穿伏牛山,沿沙河东行。就这样,一直走了一个多月,到达河南境内。他想到自己在狱中的一个朋友郑发曾说过,到了河南要找他。这个郑发曾自称是蒋介石的胞兄,因不被蒋介石承认而被关进贵州息烽监狱。韩子栋与郑发是患难之交,他想通过郑发办一张通行证,以便遇到检查时使用。

  根据郑发在狱中留下的住址,韩子栋果然找到了郑发,并受到很好的款待。不久,韩子栋拿到郑发从镇公所开来的由河南联保处签发的身份证书和一笔路费,顺利地穿行郑州一带,过了黄河,到达解放区。

  1947年11月22日下午,韩子栋终于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山东省阳谷县韩庄村,夫妻俩一见面抱头痛哭,已经14岁的女儿韩秀融听到从未见面的父亲突然归来,喊了一声“爸爸”便昏了过去。韩子栋在家人的照顾下,稍一恢复,便提出“找党中央去”。他要把狱中的情况尽快地报告党组织,争取早日营救仍在狱中的难友。

  在西柏坡恢复党籍

  1948年1月23日,韩子栋来到了中央工委驻地晋察冀的建屏县(今平山县)西柏坡(此时,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率领的中央前委还在转战途中,以刘少奇为书记的中央工委奉命率中央各机关已先期到达),见到了中央组织部的负责人,递交了一份3万字的报告,转述狱中情况和难友们的嘱托,并申请组织审查后尽快恢复自己的党籍,要求安排工作。

  中组部副部长安子文和干部科的同志看了他的报告后,被深深地打动了。安子文握着韩子栋的手,感慨地说:“你能经受14年秘密监狱生活的考验,即使在全党党员中也是罕见的,堪称难能可贵。”并回答他,组织会尽快联系,解决狱中政治犯的事情,请他放心。中组部经审查,恢复了韩子栋的党籍,入党时间从1933年1月算起。

  此时,为配合部队南下开辟新区,党中央刚从束鹿县华北联合大学抽调90名学生,由中组部在驻地南庄村集中培训。于是,韩子栋作为中组部待分配的老干部,被额外列入培训班中。1948年3月,培训班即将结束,中组部打算安排韩子栋到刚成立的华北局工作。韩子栋考虑再三,说自己监牢生活这么多年,对很多工作不够了解,对很多政策掌握难以到位,请求回老家,一来可以从基层工作慢慢熟悉,慢慢做起,二来可以和分离14年的妻女常常见面,弥补自己内心的遗憾。

  回到基层后辗转到贵州工作

  1948年3月,韩子栋回到家人落籍的山东范县(今属河南省)任城关镇党委书记。1949年3月,中央决定成立由陈云任主任的中央财政经济委员会。韩子栋由于工作出色,被选拔到中财委,任人事局科长。新中国成立后,先后任国家人事部副处长、国家一机部二局副局长、国家科委办公室副主任等职。1958年调贵州省工作,历任贵阳市委书记处书记、市委副书记、市政协主席、监委书记,贵州省政协副秘书长、省顾问委员会委员等职,并当选为贵州省政协第三、四、五届常委。

  “文化大革命”中,韩子栋受到不公正待遇,甚至有人诬陷他是由沈醉安排假脱逃而潜伏下来的特务,好在沈醉坚持事实,坚决否认这一说法,并将自己安排追捕“华子良”的情况出具了证明,韩子栋才免此一劫。1992年5月19日,这位用信仰与意志书写人生的革命老人在贵阳病逝,享年84岁。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中国江西网萍乡频道(djwpxpd)"和"江西新闻(jxrb_jxnews)。
相关新闻
网友留言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