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西网萍乡频道
集团报刊江西日报 信息日报 江南都市报 新法制报 大江网 新参考文摘 赣商杂志 都市家教 报刊精萃 地市频道南昌 九江 景德镇 赣州 新余 上饶 吉安 抚州 宜春 萍乡 鹰潭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萍乡频道  >  文化萍乡  >  文化艺术
合作经济与家国情怀——《王华宝文选·序》
2018-12-24 11:43:26    来源:萍乡日报
编辑:曾玲    作者:曾文斌
字体:   | 萍乡论坛 | 评论(
新闻热线:0799-6321110
新闻热线:0799-6321110  QQ爆料:173516917  短信(微信)爆料:13767890011

  曾文斌

  《王华宝文选》按大致内容,分三大辑,第一辑:供销合作经济的调研、分析、短评,共18篇;第二辑:供销合作论述与决策咨询评议,共29篇;第三辑:家国情怀与时事随想,共29篇(另附《学生存稿》五篇)。《序言》标题,基本概括了《文选》核心内涵和作者的人生价值取向。《文选》虽归纳为三类,实际上内容较杂,因为人生本来是丰富多彩的,即便从事某一特定工作,也需要和各色人等打交道,何况作者专搞合作经济,是“人”与“物”的混合。后来他参与市政府决策咨询机构工作,更需要掌握全局,熟悉情况,经济工作中的千头万绪,群众生活里的林林总总,作者都了然于胸。头绪纷繁而有序,工作时抓住关键,掌握政策,牵一发而动全身。作者长期这样工作,将它写成文字,积累成文献,既能反映出萍乡供销合作经济的发展变化,也可以看出作者自身的成长过程,这便是“史”的价值了,它集中在一、二辑里,不妨说是萍乡合作经济发展史的重要参考资料。

  作者世居萍乡农村,祖辈皆农民,熟悉家乡苦难。简言之,是地贫瘠,人困穷,国衰弱。二百六七十年前,晚清维新战士、大诗人文廷式回萍乡省亲祭祖,考察萍乡农村,写了五首《萍乡郊行杂诗》,第四首首四句是“寸土皆资命,何人不仗犁?瘠贫民自苦,髦秀学犹稽。”大意是“萍乡每寸土都维系着生命,谁不扶犁耕种?土地贫瘠,民生困苦,才俊之士,因贫辍学。”到民国时,人民困苦更甚。作者有篇文章,提到他们姐弟童年时,下河捞鱼虾,拿到矿区换煤。第二天一早,兄弟俩又挑煤到集市去,换升米充饥。艰苦到什么地步,可以想象。那时民穷财尽,个人、家庭都处在水深火热中。新中国成立后,作者读了高中,工作从乡村合作社,到贸易机关,直到跻身于市府咨询研究机构,参与政府经济工作的决策咨询。这种变化,与社会发展、国家富强、人民安居乐业、祖国欣欣向荣,是一致的。作者并非有意识地作宣传,而是文中众多活生生的事例,让读者自然而然地产生这种认识。该《文选》既是萍乡合作商业工作经验集锦,又具有地方志和地区政治经济文化色彩。

  《文选》第三辑家国深情中,有些篇章醇厚的乡情与浓浓的亲情融为一体,读起来有“血浓于水”的感受。作者对家人、亲属、同学、乡里,凡有过接触的几乎都写到了。如《祖父墓铭》《父亲的“忍冬”说》《父亲教我“人”字观》《水仙花前的思念》《目光》《姐啊、姐》《仁杏总有吉祥天》《路过登岸诊所》等等,既是家属亲属谱系,又是亲情、乡情、友情弥漫的社会群体。两千多年来,中国传统伦理社会发展,带规律性的进化,就是从个人修身、齐家,推广到治国、平天下的。作者未必接触过“修、齐、治、平”的理论及其深层意义,但他笔下的人物,确是不期而然地符合这一规律范畴。这一辑中的这一组文章,情感充沛,细腻深沉,不作渲染,自然打动人心,读读《目光》更知。这种情感能鼓舞人奋发、向上、向善,推己及人。这种大爱的情感能普及为人间情爱。当下人们谈农村时,常常触及“乡愁”。其实“乡愁”的内涵深广,既包括农村风土人情,其核心更蕴含了乡村质朴、醇厚、真挚的人间情爱,散发着浓郁的泥土芬芳。能不能留得住这“乡愁”,首先要留得住这种感情和产生这感情的土地。作者这一组文章,就是让我们留住这感情的最佳读物。

  作者主要工作是搞合作经济,但在农村农业改革的大潮中,常受市委委托,以工作组身份,下乡蹲点。常担负一揽子具体事务,小到农民衣食住行的琐碎,大到生产计划,农贸安排。作者惯于和各色人等打交道,处理各种具体事务。工作惯性影响到文章风格、样式。即便是与人合作长篇理论文章,材料中的具体事例,俯拾即是。他习惯于从具体工作中归纳出抽象道理,从事例本身发现大问题。如《从茶树被砍想起》《探索捷径的感受》《香溪桥畔的启示》《从捕鳄随想开去》等篇。它短小精悍,初读时,好似记一次夜行山路的历险、童年摸鱼虾的感受。直到文章终结,点出题意,古人称“卒章显志”,令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他随时随地用心观察思考生活中的一切。有时与人合作写长篇理论文章,如《玻璃屋里掷石,砸谁?》《闲话美国的拐弯》等,这些文章论述世界形势、国际重大问题,虽非作者所长,但也敢于涉足,不断追求理论上的新进展,是值得称赞的。倘从“史”的角度看这《文选》,不仅仅是萍乡供销合作经济史,更是作者理论写作的成长史。

  作者在《文选》最后,附了五篇《学生存稿》和指导教师的评语。这些习作迄今已半个多世纪了。我于1958年秋季由广州中山大学直接分配到萍中任教。一放下书包,就参与了大炼钢铁,是那个特殊年代的亲历者和参与者。一个花甲过去了,读这些文字,恍同隔世。如《伟大的三两米》,写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大饥荒。姑不论那系天灾或系人祸,自有正直的历史学家、社会学家撰文论证,也有当年气象年鉴、粮食产量档案在。但在每天只够维系生存的微薄粮食定量下,学校只是停上体育课,下午学生自学。其余一切照常,升学考试也照常。百年罕见的大灾难,教师枵腹从公,学校弦歌不辍,没有发生罢教、辍学事件。这便是奇迹。孙健孙夫妇从北师大毕业,双双来此任教。文革后晋升萍乡二中副校长,尽瘁教育,英年早逝。陈静波老师系抗战时西南联大毕业,闻一多先生的高足,文革中虽九死一生,却寿登耄耋,乐享天年,寿终正寝。习嘉裕老师退休后长期寓居国外,瞻瞩世界风云,晚景堪娱。我以“望九”衰龄为60年前“老学生”大著作作序。这就是“缘”。学生成就是老师的骄傲,《文选》出版,应该高兴并广结善缘,故在这铄石流金的酷暑里,欣然命笔,是为序。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中国江西网萍乡频道(djwpxpd)"和"江西新闻(jxrb_jxnews)。
相关新闻
网友留言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