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西网萍乡频道
集团报刊江西日报 信息日报 江南都市报 新法制报 大江网 新参考文摘 赣商杂志 都市家教 报刊精萃 地市频道南昌 九江 景德镇 赣州 新余 上饶 吉安 抚州 宜春 萍乡 鹰潭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萍乡频道  >  文化萍乡  >  文化要闻
燃一炷清香
2018-08-05 08:54:04    来源:萍乡日报
编辑:陈成    作者:赫东军
字体:   | 萍乡论坛 | 评论(
新闻热线:0799-6321110
新闻热线:0799-6321110  QQ爆料:173516917  短信(微信)爆料:13767890011

  赫东军

  作为一个萍乡的作家,对萍乡籍或者在萍乡工作过,同时又在全国文坛叱咤风云的作家,自然心存敬仰。远在昆明的彭荆风先生就是其中一位。在认识先生之前,我读过他许多作品,比如《芦笙恋歌》《驿路梨花》《鹿衔草》等。早在2002年,我到昆明参加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时,就动过去先生家里拜访的念头,只是由于会议安排较紧,除了大会安排去了几个地方游览,其它时间都在开会,加上之前从来没有跟先生联系过,不知先生家在昆明什么地方,才没有贸然前往。好在缘分天注定,有缘的人总会有相见的那天。大约是2009年的某天,得知先生和女儿彭鸽子要回萍乡,领导安排我和司机小蔡前往长沙黄花机场接机,我自然是十分高兴。

  我是第一次接机,小蔡那时到文联工作不久,对去黄花机场的路况也不是很熟悉。为了慎重起见,那天吃过午饭我们就开车往长沙奔去,结果提前了一个多小时到机场,好不容易到了先生下飞机的时间,却发现飞机还在昆明没有起飞,结果我们只好等。本来计划是接先生到萍乡吃晚饭的,可是到了吃晚饭的时间飞机仍然没有起飞,我们只好在机场附近草草吃了晚饭,然后又继续焦急地等,一直等到晚上快10点才接到。本以为这下没事了,没想到到株洲时小蔡发懵没有拐往萍乡方向,而是往衡阳开去。这么一折腾,等到萍乡迎宾馆时已经快深夜一点了。好在先生精神一直很好,谈性也足,一边交待小蔡慢点开、不着急,一边开心地跟我说了一路文坛趣事,有些还是我不怎么知道的秘密,让我和小蔡安心不少。我这人有个毛病,不管跟什么人交往,只要聊得投机,说话就会不注意分寸,什么话题都敢涉及,往好处说容易坦诚相见,而有些时候却也会让人难堪。比如跟先生聊的话题就比较广,比如他是什么级别的干部,师级还是军级?是否授了少将军衔?为什么功成名就的时候,还会放下创作去写国防部长秦基伟的传记?按我的理解,一个有独立思想的作家没必要去写官员的传记。后来在文联组织的座谈会上,我还问他为什么带头批判莫言的长篇小说《丰乳肥臀》,而我心里对他带头批判莫言有些不以为然。好在先生都不厌其烦一一解答,甚至还谈到了写秦基伟传记给他带来的影响,足见先生非常随和,天性宽厚待人。

  从见到先生的时候起,我就发现先生身体极棒。当时我在机场出口迎候先生,就见先生个子虽然谈不上魁梧,看上去却也十分强壮,走起路来健步如飞,一点也不像80岁的人。我见先生肩挎一个黄色的军用小挎包,担心他累着,就想接过来背,但先生坚决不让,只说不重不重,后来才知道挎包里装着他的小笔记本电脑,装着他写的全部文章,先生是怕我不小心摔坏了他的命根子。

  接下来几天,我都陪着先生去他过去生活的小巷子、读书的学校、孔庙,还陪他吃杨胡子米面。在走访以前读书的学校时,先生兴致勃勃地聊了很久,比如他说过去小学生读书也是穿校服,我就问他当时的校服是怎么样的?我当时正在写一部小说,里面写到了林中雪和高洁去学校读书的情景,于是就把先生说到的校服写进了小说里,自然为我的小说增色不少。先生虽然和蔼,但也是有脾气的人。那天我们一行先是在某镇听取了镇领导的工作汇报,然后赶到先生出生的地方探访亲戚,我看到每来一个人先生都会从小挎包里拿出一个红包,最后才由亲戚带着上山去祭扫先生父亲的墓地。通往先生父亲墓地的山路杂草丛生,得先由后生砍出一条路来才能走,但先生走起山路来仍然不用人扶。那天到先生父亲墓地时已近中午,我接到好几次电话说县里的主要领导已经在餐厅等候,希望先生能够快点。虽然让领导久等不好,但先生这次回来主要是为祭扫父母的墓地,因为先生当时已经80高龄,可能这辈子是最后一次了,所以就格外用心。听到我的手机时不时地响起,先生开始没有说什么,后来突然就怒道,让他们去吃。也许是见我有些难堪,就又安慰我说,待会儿我们到外面随便吃点就是了,一餐饭不吃也没什么关系的。

  先生离开萍乡后,先后去了赣州和沿山,那里也是先生和他父亲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回昆明后,先生给我寄了他新出版的长篇小说《解放大西南》。记得《解放大西南》获鲁迅文学奖的时候我在上海,听到消息后立即给先生打电话祝贺。之后逢年过节我会跟先生打电话,得知先生身体一直很好,说话还是那么随和,笑声还是那么爽朗,不但天天写作,一个星期还会去洱海游两三次泳。后来虽然联系慢慢地少了,但心里一直觉得先生的身体是棒棒的,所以当先生逝世的消息突然传来时,我真是非常震惊,说什么也不敢相信。

  无论是在萍乡,还是回到昆明之后,先生几次约我去昆明玩,他告诉我他酒柜里珍藏着不少好酒。我也答应去昆明看他,心里一直想去看他,却又一直没有动身,因为总有些世事缠绕,又总觉得先生身体那么好,总会有再见的时候,从来就不曾想过有一天我会再也无法见到先生。这次果然是真的再也无法见到先生了。

  在悲痛之余,写下这篇短文,再燃一炷清香,纪念彭荆风先生。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中国江西网萍乡频道(djwpxpd)"和"江西新闻(jxrb_jxnews)。
相关新闻
网友留言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