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西网萍乡频道
集团报刊江西日报 信息日报 江南都市报 新法制报 大江网 新参考文摘 赣商杂志 都市家教 报刊精萃 地市频道南昌 九江 景德镇 赣州 新余 上饶 吉安 抚州 宜春 萍乡 鹰潭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萍乡频道  >  文化萍乡  >  文化要闻
字有深度,心有重量
2018-08-05 08:54:04    来源:萍乡日报
编辑:陈成    作者:李琼
字体:   | 萍乡论坛 | 评论(
新闻热线:0799-6321110
新闻热线:0799-6321110  QQ爆料:173516917  短信(微信)爆料:13767890011

  李琼

  惊闻彭老驾鹤西去,诧异得很,不敢相信,印象里老师还在每天游泳锻炼,身体棒棒哒。彭老叫我乖徒,我却不敢以徒儿自居,实在是怕给彭老脸上抹黑。前段时间还收到鸽子老师寄来的鲜花饼。饼香仍在唇齿留香,我与彭老却已是阴阳相隔……

  彭荆风先生曾在他的《乡愁》一文中说,他多彩的生活中,还少了一道颜色,他还有一个心愿未了。为着这个心愿,他终于在80岁高龄那年再次沿着赣江,把那深藏已久的感情抛撒在这条长河上,我有幸陪在彭老身边,全程见证了一位游子对故土的深深眷念。他告诉我60年没回过赣州了,这是他的第二故乡。他当时所在的部队是在1949年10月22日离开赣州的,西行万里,义无反顾;去时正青春年少,如今回来却已满头白发。苏轼有言:“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信然!彭老从1950年春随同人民解放军进入云南,已经在红土高原生活了67年,他是云南大地最坚定和深情的歌者。

  在云南的作家当中,他是第一个进入滇东北的乌蒙山系彝族人地区,第一个进入澜沧江以南写拉祜族人,第一个进入还处于原始部落末期、还保留着剽牛、砍人头祭谷子习俗的佤族地区参加民族工作组的作家。那时候,如彭老文中所述,行走在那横断山脉的莽野深山里,很是艰苦;山大路险,经常是几十里路难见人烟,而觅食的野兽却时常在附近山林间出没;他们不仅要背上背包,还要背上枪支。夜里经常找不到村寨,只得露宿于山林间。我陪他去赣州时,到乡下采风他就感慨忘带干粮,以至于要浪费时间去吃饭。那时他不顾高龄,行走在乡间小路上,风尘仆仆,一看到祠堂上方悬挂的楹联、牌匾就掏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子记下来。彭老认为勤奋对一个作家至关重要,阅读也是,他认为自己的作品之所以能够与生活“接得很紧”,也与他大量阅读有关系。“我现在还是充满了创造力,因为掌握的资料多了,就有了创作的动力和源泉。”我曾经问过他,我30多岁才开始写文章晚不晚?他说正好,这个年龄的你有了丰富的生活经验。

  “八旬高龄的彭荆风,历时多年,十易其稿完成了《解放大西南》。作者以高度的历史责任感和充沛的激情,全景式再现了人民解放军进军大西南的壮阔图景,将战争融入民族史、军事史、情感史去抒写,在中国当代报告文学创作中,显得十分可贵。”这是第五届鲁迅文学奖授予《解放大西南》的颁奖词。开始写作时,彭老依然按照自己的习惯,重走作品中所涉及的战地。他说:“材料不是问题,关键是,每一个时间、每一个地点,每一个细节,都不能含糊。那一天是刮风还是下雨,都要查清楚,有时候一个番号要查一天时间。”彭老说,要把真实的历史呈现给读者,战争容不得虚构。这部作品修改了10次,手稿重达27公斤。这是一位用生命写作的作家,当得起“字有深度、心有重量”这几个字。

  人自生下来都有一个强大的味蕾,走得再远也忘不了家乡的味道。彭老在《永远的居仁巷》里说:“母亲很记得我小时候爱吃什么。那几天,给我包饺子,摊烙饼,煎荷包蛋,做家常豆腐,炒虾米萝卜丝……在外多年,母亲做的饮食常令我魂牵梦萦,如今又能吃到,很是高兴。”看到彭老这篇文章时,我赶紧寄了萍乡的“老三片”(冻米糖、麻片、红薯片)过去,不知可否缓解他的思乡之情。一眨眼已过去9年了,我与彭老再未谋面,只是书信、电话往来,偶尔还有老师寄过来的签名书。而今骤闻噩耗,悲伤顿时像黑色的水墨蔓延开来,本来就时常出毛病的身体更甚。我赞同肖麦青说的:“一个真正的作家的生命是不会消亡的,消亡的只是肉体,他的生命还渗透在他的作品中,如《芦笙恋歌》《驿路梨花》《解放大西南》《鹿衔草》《挥戈落日》等等。”

  时间是最厉害的杀手,人们遗忘、变老、离去……我能做的,仅仅是提笔留下文字来追念。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中国江西网萍乡频道(djwpxpd)"和"江西新闻(jxrb_jxnews)。
相关新闻
网友留言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