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西网萍乡频道
集团报刊江西日报 信息日报 江南都市报 新法制报 大江网 新参考文摘 赣商杂志 都市家教 报刊精萃 地市频道南昌 九江 景德镇 赣州 新余 上饶 吉安 抚州 宜春 萍乡 鹰潭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萍乡频道  >  身边好人
芦溪一村干部照顾患痴呆10年的九旬养母传为佳话(图)
2017-03-21 09:31:14    来源:中国江西网
编辑:刘琪    作者:李桂明
字体:   | 萍乡论坛 | 评论(
新闻热线:0799-6321110
新闻热线:0799-6321110  QQ爆料:173516917  短信(微信)爆料:13767890011

  黄萍、柳栗、记者李桂明文/图

  中国江西网讯 今年57岁的巫裕泉是芦溪县张佳坊乡杂溪村村主任。他的养母卓花英今年96岁,早在10年前,卓花英就患上了老年痴呆症,生活不能自理。3600个日日夜夜,巫裕泉不敢出远门,每隔几天就要给她洗一次澡,每晚凌晨1点后才能睡觉。卓花英早已认不出身边的亲人,但唯独认得这养子。

  记者来到巫裕泉的家里。午饭时分,巫裕泉与往常一样,上桌前先挑了一些较软的米饭和菜肴,端进了养母的房间,之后才与妻子王语香一起吃饭。

  巫裕泉帮母亲穿裤子

   出生3个月被送人受养父母呵护长大

  农历1959年12月,巫裕泉出生在萍乡市安源区青山镇,生父姓叶,是一名煤矿工人。对于自己的身世,巫裕泉成年之后,母亲才告诉他。

  巫裕泉出生3个月,煤矿需要木料,叶某被派往当时的芦溪县张佳坊乡杂溪大队(当时的大队即现在的村)伐木。刚去几天,叶某患上重症,母亲只有抱着巫裕泉进山寻夫。

  青山与张佳坊相距几十公里,母亲背着巫裕泉整整走了一天,傍晚时分,母子俩在与杂溪仅有一山只之隔的芦溪县南坑镇一位亲戚家里借宿。母亲恳求亲戚说,家里非常困难,养不起嗷嗷待哺的孩子,希望亲戚介绍一户好人家把儿子送了。第二天,母亲见到生病的丈夫后,两人商量,巫裕泉被送到了杂溪大队巫德桂家里。

  巫德桂时任杂溪大队大队长,其妻卓花英不能生育,把3个月大的巫裕泉当成了宝。生母把巫裕泉送人后,将重病的丈夫接回家了。

  不久,叶某病逝,生母改嫁。巫裕泉一直跟着养父养母一起生活,享受着养父母的呵护和关爱。直到1994年,养父巫德桂去世。

   养母患老年痴呆只认识养子一人

  卓花英出生于1921年,如今已是96岁高龄。2007年,86岁的卓花英出现老年痴呆,时而手痛,时而脚痛,随着年龄增大,这些病症愈发严重,生活早已不能自理。有时候,巫裕泉的妻子王语香轻轻拉一下她的手,卓花英也会大声喊痛,有时候王语香帮她洗一下衣物,卓花英也会破口大骂。

  卓花英的脾气越来越古怪,身边的亲人都认不出来了,但唯独认得巫裕泉。除了巫裕泉,谁都不能说她,谁都不能碰她,更不能动她的东西。

  巫裕泉生了4个儿女,有的已经成家,有的在外打工,每次回家,孙辈们对奶奶照顾有加,但大家给她喂饭、洗澡、陪护她上厕所,都被她大骂不休。唯独巫裕泉服侍她,她就会异常的安静和配合。

  有一次,卓花英不小心摔倒在厕所里,孙媳妇上前扶,老太太万般抵抗,坐在地上不肯起来,孙媳妇只能打电话给上班的巫裕泉。巫裕泉最知母亲的脾气,于是立即回家,一把将瘫坐地上“耍赖”的母亲扶了起来。

  前不久,很少出远门的巫裕泉去了一趟九江。当天深夜,妻子来电求救:“明天一定要回来,老太太没见着你死活不肯睡觉。”第二天,巫裕泉回到家里,卓花英才安静了许多。

   每次搬家都带上母亲

  巫裕泉当过村干部、干过乡村放映员,搞过运输、承包过水电站。

  巫裕泉的老宅位于杂溪村沙河组,这幢土筑屋建于1968年,住了整整30年后,1998年,巫裕泉在10公里之外的张佳坊街上买了一套房子,他带着母亲和妻儿第一次搬家至此。

  2015年,巫裕泉在村里承包了一个小水电站,每天晚上要在电站值守,而母亲不要他人照顾,巫裕泉第二次带着母亲和妻儿把家搬到了水电站。这个电站相距沙河老宅约两公里。在承包水电站的两年里,巫裕泉白天将老宅进行了改造。

  今年初,电站承包期满时,老宅的改造也完工。于是,巫裕泉第三次带着母亲和妻子搬回了沙河,住进新房子。搬家的当天,巫裕泉一个人忙不过来,便委托村干部王赞光开车去水电站把母亲接过来。然而,老太太死活不肯上王赞光的车,任凭妻子如何做工作,老太太压根不买账。最终,巫裕泉只有返回电站,亲自把母亲接了过来。

  巫裕泉一生搬过3次家,尽管成家的儿女可以分担一些照顾奶奶的事务,但巫裕泉担心儿女们护理老人不知轻重,所以每次搬家时,巫裕泉都要带上母亲。

   每晚伺候母亲睡觉到凌晨

  记者来到了巫裕泉家里,走进老太太的房间看到,这位96岁高龄的老人坐在床边,尽管老年痴呆让她没有任何表情,但老太太的气色非常好,整个房间没任何异味,完全不像一个患病10年的患者。

  据了解,卓花英很爱干净,就是大冬天,每隔几天就要洗澡,又不肯让巫裕泉的妻子帮她洗。巫裕泉说,“我是个男人,刚开始很难为情,不过现在好了”。更艰辛的是,卓花英每晚要到11点后才肯睡觉,睡前要上一次厕所,时间至少要半个小时。因为担心她摔倒,巫裕泉要守在母亲身旁陪着。最后,巫裕泉才能把母亲抱到床上,一切安顿后,他才能洗漱,待到巫裕泉上床睡觉时,通常已过凌晨1点。

  巫裕泉至今记得一件事,那是他14岁时,村里来了一名外地伐木工,一天吃晚饭,他见伐木工端着一个大茶缸喝什么,巫裕泉很好奇,伐木工问他,“你也来喝一点?”随后,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地把一大茶缸的酒全喝完了。巫裕泉当场人事不省,睡了整整两天两夜。他醒过来时,第一眼看到了母亲,卓花英守着儿子已经整整两天两夜没睡觉了。

  巫裕泉介绍,自从生母告诉了他的身世后,他就当生母为姨妈,经常会当亲戚走往。有一次,养母“吃醋”了,指责他“没有良心”。但他内心非常清楚,养母对一直很宠爱,是担心生母抢走了自己。

  巫裕泉感叹,“小时候,是妈妈哄着我;如今她老了,我想哄着她。”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中国江西网萍乡频道(djwpxpd)"和"江西新闻(jxrb_jxnews)。
相关新闻
网友留言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文网文[2012]0135-002 新出网证(赣)字05号 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